<th id="d9rrf"><track id="d9rrf"></track></th>
  • <em id="d9rrf"><strike id="d9rrf"><u id="d9rrf"></u></strike></em>
    <span id="d9rrf"></span>
    <rp id="d9rrf"><object id="d9rrf"></object></rp> <button id="d9rrf"><object id="d9rrf"></object></button>

    <dd id="d9rrf"></dd>
  • <dd id="d9rrf"><noscript id="d9rrf"></noscript></dd>

    大連一小學生嬉鬧丟鉛筆 扎傷同學眼睛致9級傷殘

    2018-08-09 11:34:46 稿源: 作者:

    自習課上沒有老師監管,幾名小學生相互嬉鬧,其中一名女孩將鉛筆撇向同學,結果扎到對方眼睛,致其右眼球破裂,構成九級傷殘。法院判決學校、傷人女孩監護人賠償16萬余元。

    大連一小學生嬉鬧丟鉛筆 扎傷同學眼睛致9級傷殘

    網圖

    丟鉛筆扎傷同學眼睛

    2008年出生的嬌嬌和2007年出生的丹丹均就讀于大連某小學,兩人是同班同學。2016年9月13日15時12分至15時27分,其他學生都去上電腦課,丹丹、嬌嬌和另外三名同學因為沒有帶鞋套,于是被留在教室上自習,沒有老師陪同監管,五名同學相互嬉鬧。嬌嬌拿鉛筆多次威脅要撇向丹丹,后嬌嬌將手中鉛筆交給丹丹,丹丹將鉛筆撇向嬌嬌,沒想到扎到了嬌嬌的眼睛。

    當天,嬌嬌被送到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就醫,診斷結果為“右眼球破裂傷、右眼外傷性白內障、右眼眼內炎”。嬌嬌住了11天院,花費2.1萬余元。2017年9月22日,大連順德法醫司法鑒定所作出鑒定意見書,嬌嬌的損傷構成九級傷殘。

    嬌嬌將學校、丹丹及其監護人起訴到法院,要求賠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合計近20萬元。

    受傷女孩獲賠16萬余元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嬌嬌與丹丹在學校教室中互相嬉鬧,嬌嬌多次比劃著要將鉛筆撇向丹丹,后丹丹向嬌嬌撇鉛筆導致其右眼受傷,是此次事故的最初原因,但丹丹為不滿8周歲的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由其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

    事發時學校的老師均未在場,且學校未能通過監控了解學生在教室的表現及時制止損害結果的發生,未盡到管理職責,根據《侵權責任法》相關規定,學校應當承擔責任?紤]本案糾紛事出有因,嬌嬌對糾紛的產生有一定的過錯,故可適當減輕學校和丹丹的侵權責任。

    鑒于嬌嬌傷害結果的發生具有一定偶然性和突發性,依據各方的過錯程度、傷害后果,一審法院認定大連某小學在本次事件中承擔主要責任,丹丹監護人承擔次要責任,嬌嬌亦應承擔一定責任,對于嬌嬌損害后果的民事賠償責任比例,一審法院酌定嬌嬌承擔10%的責任,大連某小學承擔50%的責任,丹丹監護人承擔40%的責任。

    一審法院判決,大連某小學賠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等合計9萬余元;丹丹監護人賠償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等合計7萬余元。

    三方均提起上訴

    一審宣判后,嬌嬌、學校、丹丹監護人三方均提起上訴。嬌嬌方認為,一審法院錯誤地認定嬌嬌傷害結果的發生具有一定偶然性和突發性。通過視頻可以看出兩個孩子的嬉戲、耍鬧直至嬌嬌眼睛受傷長達17分鐘,在這段時間內學校完全可以通過視頻監控了解到兩個學生的情況,及時制止,也就沒有后來損害的后果。一審法院既然認定損害結果的發生是在教室上自習,認定學校存在過錯,就應當承擔全部賠償責任。兩個完全沒有行為能力的學生,天性好動,又沒有老師在場,沒有過錯,不應承擔責任。

    學校方面認為,未成年學生之間在沒有老師在場的情況下,玩耍、打鬧造成身體受傷,嬌嬌的受傷是由于偶然、難以防范的意外發生,學校沒有管理過錯,沒有過錯就沒有責任。本案傷害行為雖發生在教室,但當時沒有老師在上課和組織自習,是學生的自由時間,所發生的損害后果應該由學生的法定監護人承擔。

    丹丹方認為,應由學校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市中院審理認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幼兒園、學;蛘咂渌逃龣C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的,幼兒園、學;蛘咂渌逃龣C構應當承擔責任,但能夠證明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不承擔責任。本案中,嬌嬌、丹丹均系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其在上自習期間互相玩耍、打鬧導致事故發生,大連某小學在正常上課時間未安排老師對上自習的學生進行管理,也未能及時通過監控了解學生在教室的表現并及時制止損害結果的發生,且學校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盡到了對學生的教育職責,因此學校在本次事故中未盡到教育、管理職責,存在重大過錯,應承擔賠償責任。

    丹丹系侵權人,因其行為導致嬌嬌受傷,其法定代理人未履行對孩子的安全教育職責,應承擔一定的賠償責任;丹丹與嬌嬌的打鬧、玩耍行為因嬌嬌引起,導致嬌嬌眼睛被刺傷的鉛筆亦為嬌嬌所有,故其亦存在過錯,應承擔一定責任。因此一審法院認定三方承擔責任的比例并無不當。

    市中院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投訴、爆料、宣傳、推廣找大連網幫你,點擊這里我要投稿

    相關文章

    1比1现金棋牌app